物流加盟网

顺丰起诉ofo | 嘉里大通、传化、德邦、百世等知名物流公司都卷入过运输合同纠纷

万联网 2019-04-09 08:14:45


今天,ofo又上了微博热搜榜。



“四面楚歌”的ofo又一次被供应商告上法庭,这次出手的是顺丰。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信息,法院已裁定,冻结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 1300余万元人民币,并要求东峡大通向顺丰支付超1300万元的运输费及违约金。



11月份,ofo创始人戴威的表态是“ofo不会倒闭,其他都有可能。”1个多月前,用户开始退押金时,戴威表示“活下去”。十天前,已经有超过千万人在ofo的App上排队退押金。


如今戴威被列入“老赖”名单,ofo运营主体东峡大厦银行账户被冻结,排队退押金的用户已排到1300多万号。对于小黄车来说,“活下去”似乎越来越难了。


ofo遭遇多起法律诉讼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12月30日披露信息显示,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其为ofo小黄车运营主体)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11×××06的账户存款人民币1375.06万元,同时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为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



上述法院裁定,冻结被申请人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11×××06的账户存款人民币1375.06万元。落款日期为2018年10月15日。彼时,东峡大通的法定代表人仍为戴威。

 

天眼查显示,顺丰控股通过间接控制的深圳顺路物流有限公司持有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100%股权。

 

实际上,在二者关系破裂、走上法庭之前,顺丰控股与ofo也有过一段“蜜月期”。2017年4月,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表示,ofo将与类似顺丰这样的快递公司合作整治私藏车的问题。顺丰控股2017年半年报也曾披露与ofo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为其提供小黄车整车、零配件及全国干支线配送及城市投放服务等。


ofo面临的诉讼不止顺丰一家,也并非第一次因逾期未付款而被告上法庭。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到,不仅仅是顺丰与ofo有运输合同纠纷。其他家物流企业也与ofo存在运输合同纠纷。起诉过东峡大通的公司有,上海大众运行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倚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知妮服饰有限公司等。



此外,百世物流也起诉ofo的公司,ofo还拖欠了云鸟、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欠款。


此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就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诉小黄车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案作出判决,责令ofo支付拖欠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的服务费用811.19 万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利息8. 61 万元,并退还其保证金 10 万元及赔偿该笔款项的利息损失。


嘉里大通方面称, 2017 年 6 月与ofo签订一份《自行车仓配服务合同》,约定由嘉里大通向其提供与ofo共享单车有关的卸车、仓储、配送、库存盘点等服务,ofo应依照合同约定向嘉里大通支付相关服务费用。


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一起案件是上海凤凰将ofo一纸诉状告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上海凤凰此前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起诉之时(去年9月份),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除要求东峡大通方面支付上述欠款,上海凤凰还请求判令其赔偿原告逾期付款违约损失186.52万元;判令支付原告律师费、担保费等20.00万元;由其承担案件受理费、保全申请费等诉讼费用。


记者查询发现,截至目前,东峡大通被列为逾20起案件的“被执行人” ,涉及执行标的从数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涉及金额逾5360万元。东峡大通曾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等多个法院的多起案件列入被执行人名单。


除了拖欠多家供应商应付账款没有还之外,戴威还面临着千万用户的ofo小黄车押金退款,累积将近10亿的押金未付。

 

戴威遭遇"四面楚歌"


戴威目前的遭遇可谓是“四面楚歌”。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8年10月19日核准变更为陈正江。对此,ofo小黄车曾表示,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

 

此后,搬离总部、用户排队退押金、资金链断裂……关于ofo小黄车的新闻不断出现。

 

据中国执行公开信息网披露的信息,12月4日,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和戴威本人不得坐飞机、火车软卧等,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


2018年12月19日,戴威在全员信中表示,由于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没能够对外部环境的变化做出正确的判断,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戴威说:“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


虽然,戴威的这番言论不由得让人想起前两年吹嘘“生态化反”的贾跃亭,后者现在已经在美国躲着不敢回国。但是与贾跃亭的逃避和不担当相比,戴威目前对于ofo的处理是积极勇敢的。不管ofo未来如何,戴威目前还没有放弃,还愿意继续为用户为产品勇敢拼搏着。


来源:环球网,万联网整理报道


推荐阅读:


【万联网深度盘点】2018中国供应链金融十大事件


【重磅】蝶变2018——中国物流行业大事盘点

15家公司拟开展应收账款保理业务 释放什么信号?

万科重金布局物流地产 物流地产江湖机遇和挑战并存


永辉超市出事了!背后是角逐新零售的野望


腾讯、阿里、京东到家在新零售的“三国杀”


中国法院裁定禁售iPhone 高通、苹果打了50多场官司终迎“战果”


罚金超30亿 10人获刑!轰动全国的青岛港“德正系”融资骗贷事件已判决、无上诉


Copyright © 物流加盟网@2017